红黑大战棋牌游戏

字体大小:T T T

人力资源

华润医药整合大幕重启 并购策略生变?

发表于:2019-11-22 15:52:47

    华润(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宋林提出华润医药整合、退出医疗器械、大举进军医疗服务行业的整体思路,而从目前华润医药继续整合旗下制造业、收购淮北矿工总医院等举措来看,华润医药板块虽然经历了一次高管更替的震荡,但是整体思路并未改变。有业内人士认为,华润历来是重并购、轻整合,而并购得越迅速,亟待整合的压力就越大,华润的整合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意味。

    并购重启

    近日,华润双鹤公布重大资产重组,收购北京医药集团所持华润赛科100%股权,该股权估值为37.01亿元。

    对此,华润医药方面人士称,华润双鹤整合华润赛科的目的是将华润医药旗下制造业做大做强。华润医药一位人士表示,收购赛科是华润医药集团整合近一年来的第一次重大重组,至于未来紫竹药业等企业是否在继续整合之列,并未有计划透露。“一切以未来公告为准”。

    公开资料显示,华润赛科注册资本1.6855亿元,法定代表人陈宏。截至2014年12月31日,该公司总资产为7.626768亿元,净资产为4.801881亿元,2014年营业收入为8.72268亿元,利润总额为2.237029亿元,净利润1.958518亿元。

    而根据华润双鹤2014年的年报,该公司2014年年末总资产66.2亿元,营业收入42.8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42亿元。本次收购,交易对价的85%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15%以现金方式支付。

    “双鹤收购赛科是以双鹤为平台整合华润医药旗下的化学药业务,”北大纵横医药合行业中心合伙人史立臣分析,“赛科是华润医药旗下化学药制造的重要企业,在心血管、泌尿领域产品颇具实力,产品线比较宽。而双鹤的核心产品是大输液等,两者互补比较多。”

    由于大输液产品利润率比较低,而赛科的化学药产品品种不错,利润率可观,史立臣认为,此次整合完成以后,双鹤的利润率将有所提升。

    整合难题

    2014年4月,华润医药旗下三家上市公司曾集体停牌,致使外界纷纷猜测华润医药的整合大幕即将拉开。当时舆论认为,华润医药将围绕三家上市公司分别开展不同的业务,把赛科整合进华润双鹤,主要以华润双鹤为平台开展化学药业务,主打注射剂、处方药以及原料药;把紫竹药业整合进华润三九,以后者为平台主打中成药和OTC(非处方药);以东阿阿胶为平台主做保健品。

    不过,宋林被调查,整合停滞。随后招商局集团董事长傅育宁调任华润集团任新董事长,华润医药的整顿才迟迟拉开。2015年两会期间,傅育宁向行业人士坦承,国内由于医改的推进,医药行业正经历大变革,而自己作为一个新入医药行业的管理者,一切还正在摸索和学习。

    面对目前医药行业规则尚不明朗的复杂局面,傅育宁是否看清了道路、拿出了方针尚不得而知,但是华润医药的整合步伐却不得不往前走。

    “华润以自身央企的优势地位做依托成为并购高手,但是多年以来,华润医药一直在并购,却未见在整合上有什么大动作,这势必拖累企业的发展,”史立臣分析,“因为被并购的企业难免各自为政。”

    华润在医药领域一直是并购大户,拿下的资产都不好“啃”。从2008年陷入巨额债务危机的三九集团,到2010年7月收购的北京医药集团,一步步走来,把盘子做大,业务额仅次于国药集团,占据国内医药市场第二把交椅。

    “简单的资金加减是容易的,业务整合就难了,但更难的是企业文化的整合。各个企业有不同的管理团队,管理人员的调离、与新岗位的融合,这对于国企来说一直都是一个大难题。”史立臣认为,华润医药的很多制造企业,本身都有商业业务,而这些制造业企业原来的模式是以工业决定商业,重心在工业上,这限制了商业的发展。

    “华润医药应该把制造业企业的商业部分都分离出去,但是,目前正在整合的这三块制造业板块想整合好都很不容易,”史立臣分析,“所以,整合不可能一次完成,需要分多次进行,会消耗很长时间。”

    民营医院的新机遇

    2014年7月,华润医疗CEO张海鹏从华润辞职,使得后者对国内医院进行的大举并购戛然而止。宋林时代,华润曾对外宣称要在医院并购上砸100亿元;同时,显然为了集中力量投入医疗服务行业,华润才断然出售了旗下颇具规模的医疗器械业务。

    不过,史立臣对此举表示不看好。“在整个医药行业,医疗器械是个可以获得高额投资回报的朝阳产业,而且作为一家大型医药集团不涉入医疗器械领域,其施展的空间会大打折扣。”

    而在医疗行业,史立臣认为华润的投资是不清晰、失败的,其中问题之一是收购上求大,所购的都是非营利性三级综合医院,这样的医院投入大,最终还不能收获利润。相比之下,民营企业复兴集团在医院的收购上不仅都是围绕肿瘤等专科医院,而且都是营利性医院,思路清晰、作风务实。

    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被收购的三级医院虽然规模大,但也增加了管控的难度。对国内大城市的中心医院来说,当地政府的实际支配力难以消除,结果收购往往只流于表面,最终医院的人事权无法掌控。

    “100亿元巨资,如果华润投入得当,它在医疗服务行业的收获将远远大于现在。”史立臣表示。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华润对医疗行业的收购仍在继续,只不过收购路线已经转向基层。2014年12月底,华润收购了淮北矿业集团旗下淮北矿工总医院,连同其旗下分院,一次打包收进了17家医院。不过,华润并没有透露收购金额。

    “华润原来有4000张病床,现在加上新收购的3000张病床,总数翻番,达到7000张病床。”医疗行业资深分析师刘宇刚介绍,“不过,这些医院更基层,并购路线比以前更为明智。”

    2014年下半年,华润选择了华润医药集团副总裁贺旋作为华润医疗集团CEO,而对这宗收购的拍板正是在其执掌华润医疗集团之后发生的。

    “对于华润来说,虽然在医疗器械经营了多年,也不过就是个二三流产品,弃之并非不可。不过,现在医疗服务行业正在面临机遇,如果华润对路,将有所作为。”刘宇刚评论。

    3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根据该规划,未来5年我国要将每千人病床数从目前的4.55张提高到6张。相对的,各医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除外)的病床数将从目前的3.56张/千人提高到4.8张/千人,这其中,社会办医院(包括民营医院和其他社会机构办医)的病床数要达到1.5张/千人,也就是说,政府办医院将会是3.3张/千人,较之现有的数据还要下降。如果落实,该政策将有力推动社会办医院数量增长。

    “按照这个算法,社会办医院病床规模和政府办公立医院病床规模的比例将达到1.5:3.3,社会办医院占到整个社会医院市场的30%,这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尤其是在地级以下城市,”刘宇刚表示,“如果抓住这个机遇,华润或许会收获更大的增长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