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黑大战棋牌游戏

字体大小:T T T

首页

GSK130亿美元买诺华子公司

发表于:2019-11-22 15:54:09

    医药网3月30日讯 在退出辉瑞的消费者医疗保健业务竞价后,葛兰素史克(下文简称GSK)将该领域的目光投向了诺华。3月28日(北京时间),GSK和诺华方面同时宣布,双方已达成协议,诺华作价130亿美元,将其36.5%的消费者保健合资企业股份出售给GSK.。
 
    资料显示,消费者保健合资企业中所拥有产品包含舒适达、扶他林及必理通等在华较为知名产品。此次并购发生后涉及企业在华相关业务是否受到调整,目前交易双方暂未有回应。业内人士看来,跨国药企业务相互调整现象近年来较多,目的让公司内部协同效应更好。而从资本面来看,大额度的业务并购或剥离主要为引起资金“关注”。
 
    将于二季度完成交易
 
    南都记者梳理G SK和诺华双方的公告了解到,本次收购将以现金形式交割,由于出售业务股权必须得到主管机关批准,因此诺华预计这交易要到今年第2季才完成,另外合资公司的11名董事中有4名是由诺华任命,他们将在交易完成后辞职。
 
    资料显示,被诺华作价130亿美元卖出的消费者保健合资企业,是2015年诺华与G SK合资成立的公司,其中葛兰素史克占63.5%的股份,诺华占36.5%的股份。
 
    作为诺华投资组合转型的一部分,成立合资公司其中包括与GSK的三部分有条件交易,包括诺华OTC业务与GSK消费者医疗保健业务合并为合资公司,诺华从GSK收购特定的肿瘤药品和研发产品线以及诺华向G SK出售非流感疫苗类业务。
 
    对此交易,GSKCEO埃玛-沃姆斯利(Emma Walmsley)指出,其解决了GSK的主要资本分配优先事项之一,“最重要的是,它还消除了不确定性,并使我们能够利用资本用于其他优先事项,特别是药品研发。
 
    诺华CEO纳拉西姆汉(Narasimhan)则认为,虽然消费者保健合资公司进展良好,但诺华以有吸引力的价格剥离非核心资产的时机已经成熟,这将使公司更有能力分配资本来发展核心业务,“进行价值创造的补强式收购”。
 
    对于G SK方面而言,近期该公司在针对消费者保健业务这一领域的“曝光度”颇高,上周继利洁时之后,GSK方面表示退出对辉瑞公司旗下健康药物部门的竞购,有消息指出,GSK对辉瑞健康药物部门的估值可能约150亿至200亿美元。
 
    相关企业暂未回应在华业务调整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上述合资公司消费者保健业务的销售收入为111亿美元,GSK方面预判,该项业务的运营利润率到2022年预计将达到23%至26%左右,这也使G SK有望成为仅次于强生的全球第二大消费者医疗保健企业。
 
    资料显示,在此次收购的消费保健合资公司中,舒适达(Sensodyne,暂无通用名)系列牙膏、必理通(对乙酰氨基酚片)头痛片剂、扶他林(双氯芬酸二乙胺乳胶剂)系列肌肉凝胶等诸多OTC药物为该合资公司产品,虽然前述产品在国内属于知名产品,但是近期并无相关销售数据披露,仅2004年数据显示,2004年,扶他林外用药膏的中国销售额达到1亿人民币,而必理通仅标示为“东南亚地区市场占有率第一”。
 
    据南都记者查询发现,目前舒适达牙膏属于葛兰素史克消费保健品产品,而必理通和扶他林则由GSK旗下合资公司中美史克进行销售,而就生产厂家方面,南都记者发现,目前扶他林在国内生产委托企业为北京诺华制药有限公司,而其他两个产品生产企业分别标注为GSK和中美史克。
 
    在此次并购业务后,GSK和诺华方面在中国的业务将会带来哪些方面的调整?对此,南都记者分别向G SK中国及诺华中国方面进行采访联系,截至发稿前,诺华中国方面暂未对南都记者相关问题作出回应;而G SK向南都记者回应中并未谈及业务调整,仅表示以“总部消息为准,但有进一步信息将及时告知”。
 
    “并购”“剥离”意在加强核心业务
 
    据南都记者了解,近期跨国药企巨额并购或剥离资产的案例频出。除上述诺华与G SK交易外,今年2月份,阿斯利康就宣布将旗下6个早期炎症和自身免疫项目剥离,成立新公司运作;1月底,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以48亿美元收购比利时生物制药企业A blynx;而在去年10月,辉瑞就宣布拟出售消费者医疗保健业务,评估价格或超150亿美元。
 
    业内人士认为,就资本面上,公司并购或剥离业务实际上主要目的是吸引资本关注,以上述G SK的并购为例,放出并购消息后,该公司在道琼斯指数下挫的环境下,在北京时间28日晚间收报38.390美元,涨2.56%.
 
    东莞证券分析师向南都记者表示,对于企业而言,如果在剥离资产后,公司没有产生新的投资并购动作或另外一些盈利业务刺激增长,只能说明企业可能在短期或中期有比较急的融资需求,另外也有可能“需要一个转型动机”。
 
    而从行业面来看,“剥离非核心业务,加强主营业务”是目前跨国药企面临的现状,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一位总监昨日向南都记者表示,跨国药企之间业务相互调整自去年以来就有增多迹象。
 
    “这些跨国公司之所以要进行业务相互调整,主要是为了让公司内部协同效应更好。不是所有公司都很强,面面俱到,整体效应有时反而不好。以GE为例,如果其相关业务做不到行业前两位,就会不做。”该位总监进一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