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黑大战棋牌游戏

字体大小:T T T

首页

政策频出加码医院改革 社会办医将破产业围城?

发表于:2019-11-22 15:49:08

    除上述政策外,今年《关于印发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通知》、《关于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也相继出台,医院改革均是其中焦点。
 
    多名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分析称,上述政策的陆续出台,说明未来一段时间内,政府或将医改的侧重点放在医院改革上。而从政策内容看,其改革力度也很可观,会触动很多痼疾,有助于打破社会办医的藩篱。这对于社会资本投资医院将是极大的利好。
 
    公立医院改革启航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17年,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全面推开,重点破除“以药补医”体制,个人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降低到30%以下,并构建起布局合理、分工协作的分级诊疗就医格局。
 
    《意见》对我国医改当中最艰难的部分——公立医院改革,尤其是城市公立医院改革做了全面部署。全文9000余字,共三十条内容,涉及管理体制、运行机制、支付方式、人事薪酬、分级诊疗等众多公立医院改革当中的关键问题。
 
    《意见》明确了2017年的改革目标。也就意味着,这份《意见》将在未来三年当中,对指导我国城市公立医院改革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意见指出,要破除以药补医机制。到2017年,试点城市所有公立医院推进医药分开,积极探索多种有效方式改革以药补医机制,取消药品加成(中药饮片除外)。力争到2017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百元医疗收入(不含药品收入)中消耗的卫生材料降到20元以下。
 
    值得注意的是,意见还指出,要改革编制和人事制度,落实公立医院用人自主权。通过薪酬制度改革,着力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并完善绩效考核制度。公立医院负责内部考核与奖惩,突出岗位工作量、服务质量、行为规范、技术能力、医德医风和患者满意度,将考核结果与医务人员的岗位聘用、职称晋升、个人薪酬挂钩。
 
    据悉,目前全国各地分布着约6800家城市公立医院。2010年,我国在17城市启动了公立医院改革试点,今年改革试点将增加到100个,《意见》要求,2017年所有地级以上城市都将全面推开公立医院改革。
 
    社会办医好时代?
 
    在北京鼎臣医药咨询负责人史立臣看来,《指导意见》的出台透露出一个信号:“之前政府在医改中比较注重对药价的调整,而目前关于县级公立医院、城市公立医院政策陆续出台,这说明未来一段时间内,政府可能会将医改的侧重点放在医院改革上”。
 
    中国经济网记者梳理发现,近期政府在医院改革上政策频出。3月30日,《关于印发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通知》正式发布,在这份5年规划中,社会资本办医,尤其是与基层公立医院结合兴办民营医院得到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县级原则上只设1个县办综合性医院和1个中医院,其余的将会转身成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是引入社会资本共同经营。
 
    紧接着,5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国办収〔2015〕33号),这是继《关于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意见的通知》、《关于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意见》)出台之后,对2015~2017年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全面部署。此次改革的主要目标是在2014年1300多个试点县的基础上,2015年将推广到全国近3000个县9000多家医院,以破除以药补医,以管理体制、运行机制、服务价格调整、人亊薪酬、医保支付等为重点。
 
    “2015年是医药行业变革的一年,一系列改革方案目的在于破除以药养医,解决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有研究人士表示,医药行业受政策影响很大,从目前政策的不断加码中可以看出,相关部门的积极态度将变革推向更为深入的层面。
 
    史立臣认为,《指导意见》透露的精神是“破除公立医院的逐利机制,让公立医院向更加公平的方向发展”,而结合之前关于医院改革的政策,未来无论是县级公立医院还是城市公立医院,未来都会分流出一大批医院允许社会资本进入,这其中蕴藏了很大的投资机会。
 
    不过,在卓创咨询医药行业分析师赵镇看来,这些政策能否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机会还有很多变数。
 
    “从政策层面上看,社会资本在医院投资上的空间的确越来越大了。但在实际执行上,医院改革涉及复杂的利益关系。过去几年来,医改政策也是频仍出台,但具体执行时就会遇到很多问题”,赵镇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
 
    “先行者”的烦恼
 
    实际上,近年来已经有很多社会资本提前布局到这一巨大市场中。A股上市企业中,北大医药、方正集团、金陵药业、复星医药等都是其中的先行者。
 
    2012年,北大国际医院与曲靖市第二医院的合作。2013年8月,北大成功收购了三级非营利性医院株洲恺德医院。2014年3月,方正集团旗下北大医疗和贵阳市政府达成战略协议,斥资30亿元投资贵阳第二人民医院和贵阳第四人民医院。2014年12月,“北大系”另一重要成员北大医药则通过与北大旗下医院合作,收购新里程医院。此外还成立肿瘤医院管理公司,设立产业并购基金。
除了“北大系”,金陵药业、复星医药也对投资医院情有独钟。早在2003年7月,金陵药业就从宿迁市卫生局手中收购了宿迁医院70%的股权。2012年7月,金陵药业又收购了仪征医院 68.33%的股权。
    近期,金陵药业还在着手收购安庆医院。
 
    2011年以来,复星先后收购了安徽省济民肿瘤医院(肿瘤专科)、岳阳广济医院(二级综合)、宿迁市钟吾医院(二级综合)、广州南阳肿瘤医院(高端肿瘤专科)、佛山市禅城区中心医院(三甲综合)。
据悉,社会资本进入医院的方式灵活多样,主要包括发起建立医院(包括独资或与公立医院合资),收购改制公立医院,医院托管、科室承包等。
 
    社会资本投资医院,究竟依靠什么胜出呢?国泰君安在近期一份研报中表示,民营医疗将是未来3年至5年持续性的主题,在大型医疗集团逐渐成形,中小医院快速扩张的过程中,具有资源优势的公司将胜出。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资源优势来自两个方面:首先得背靠较大的集团,具有资金或者资源方面的优势;其次是具有医疗行业相关资源,能够产生持续性与协同性。此类资源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意味着在涉足医疗服务时将具有较强的可复制性和业务弹性。A股市场中,北大医药、复旦复华、千红制药、华邦颖泰、信邦制药、恒康医疗等有望受益医改。
 
    不过,有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从各个层面上看,北大医药的确有很强的优势,但在遭遇了“代持门”后,管理层震荡更迭,过去力推医院投资的计划或出现断层,先行者失去先机也是有可能的。
 
    “复星医药、金陵药业等企业在过去投资医院中也有很多烦恼,人才短缺、政策不完善、竞争环境不公平、高投入低回报,这些都是企业投资医院过程中遇到的共性问题”,上述业内人士称,“这些问题成了社会办医的‘围城’,令企业屡屡碰壁”。
 
    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过去几年里,方正集团、平安集团、华源集团等都曾在收购整合医院过程中遭遇波折。2012年,北大国际医院与曲靖市第二医院的合作,但因为股份制等问题,遭院方工作人员抵制而胎死腹中,这成为公立医院改革历史上体制性问题的标志性事件。
 
    “令人欣慰的是,《指导意见》对公立医院的痼疾已有所动作”,上述业内人士称,比如上述北大国际医院改革中遇到人事改革难题,此次《指导意见》便提到“要改革编制和人事制度,落实公立医院用人自主权”。
 
    “从一系列政策释放出来的信号来看,未来非营利性的医院会更加公平、公益,而营利性医院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与机遇,市场的手将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史立臣乐观估计:“在医院改革上,相信未来会有更加细化、具体的方案出台,这对于社会资本进入医院将是很大的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