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黑大战棋牌游戏

字体大小:T T T

大发

“呼之欲出”的医保谈判结果

发表于:2019-11-22 15:33:33

    业界期待已久的新一轮医保药品准入谈判将于不久后正式公布结果。有报道显示,这场史上“最贵”的医保谈判涉及70多家药厂的150多个药品,治疗领域涵盖癌症、罕见病等重特大疾病,以及丙肝、乙肝、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
 
    国家医保局在此前曾多次强调,2019年医保目录调整将以“补齐短板保障”为原则,优先考虑国家基本药物、癌症及罕见病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慢性病用药等类别。而这其中,最受产业关注的莫过于多款重磅抗癌药的医保谈判情况。
 
    抗癌药进医保是民生
 
    作为癌症大国,随着老龄化进程加快,我国抗癌负担日益加重,发病率和死亡率持续走高。预见癌症防治形势日趋严峻,近年来我国医药卫生政策不断地在向抗癌药物倾斜,从国家高层在会议中多次传递出的信息便可见一斑。抗癌药进入医保,切实降价惠及患者,已上升为国家高度关注的民生问题。
 
    为减轻广大患者特别是癌症患者药费负担并有更多用药选择,2018年4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作出决定,从2018年5月1日起,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使我国实际进口的全部抗癌药实现零关税,同时较大幅度降低抗癌药生产、进口环节增值税税负。
 
    无独有偶,在2018年6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国家高层亦表示,“新一届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成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切实把抗癌药价格降下来。”同年10月24日,国家高层在中国工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经济形势报告时要求加快抗癌药医保准入谈判,最大幅度降低药价。
 
    在国家政策的持续推动下,17种谈判抗癌药品在2018年10月被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其中包括12个实体肿瘤药和5个血液肿瘤药,均为临床必需、疗效确切、参保人员需求迫切的肿瘤治疗药品。与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药品的支付标准平均降幅达56.7%,比2017年46%的降价幅度更是多出一截。
 
    据权威统计,截至2019年上半年,17种国家医保谈判抗癌药累计报销31.82万人次,报销金额19.63亿元。国家医保局方面表示,未来将继续推进国家医保谈判抗癌药在医疗机构的配备使用工作。随着国家政策的重视和相关部门的迅速推进,近年来抗癌药物的可及性在不断提高,众多癌症患者也因此享受到了政策带来的红利。
 
    医保助力患者用药可及
 
    抗癌药纳入医保直接受益的毋庸置疑是患者。以非小细胞肺癌进口靶向药易瑞沙(吉非替尼片)为例,在2017年的价格为每盒2358元,而2018年进入医保后患者只需支付950元便可以使用该药,极大地提高患者的用药可及性。
 
    但对于高价抗癌药是否需要进入医保,目前业界存在不同声音,讨论焦点主要集中在占用太多医保基金、可能被滥用等方面。针对产业现存的顾虑,有专家表示,“保险本身就是一项共济制度,具备分散风险的能力。群众参加医保本来就是为了借此分担疾病造成的不可预知的风险,他们有权利得到医保的救济。在目前我国补充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还未健全的情况下,此刻便是彰显医保‘保基本’核心原则之时。”
 
    官方数据显示,我国医保基金在2018年共支出1.76万亿元,平均每季度支出4400亿元。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即使忽略医保基金每年支出的增幅,以及上半年支出高于下半年的规律,靶向药也只占医保支出的0.24%,很难说靶向治疗的癌症患者‘挤占’了其他非肿瘤患者的医保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与占用医保资源相比,药品滥用方面确实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在各类抗癌新药相继获批,尤其是在肿瘤免疫治疗大热的形势下,有专家提醒患者及其家属,“对药物要有冷静和清晰的认知,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在恰当的时机选择使用一些高价抗癌药物进行治疗,而非一味随波逐流求新、求热。”
 
    而在临床端,上述专家亦建议,“医疗机构要根据疗效和患者情况做好药品使用的管理工作,规范药物在临床前线的使用。每一位参加医保的患者都应该平等地享受医保所带来的保障,在医保制度的助力下延长生命长度。”
 
    谈判合理让步,实现多方共赢
 
    在这场谈判中,相关药企高涨的热情似乎让今年北京冬天不再寒冷。但既然是谈判,就意味着会有成功与失败,价格能够达成一致是这场谈判的关键所在。有业内人士指出,进入医保与否主要是企业根据药物经济学和自身发展战略的利弊权衡,如若能够承受医保要求的降价范围,企业和产品都能够享受到进入医保目录所带来的“隐形福利”。
 
    对国家谈判准入的产品而言,不仅可以在政策层面扩大产品的市场影响力、推进医院准入,还将进一步推进产品的临床应用,这对后期临床指南及使用规范的制定起到巨大的例证和示范作用,在未来全面推开的DRG打包付费中占据绝对主动位置。与此同时,价格上的优势有助于迅速扩大市场份额,从以往国家谈判产品的市场表现便可看到“以价换量”的显著效应。
 
    而站在企业角度,在国家提倡创新创制、发展国内标杆企业的时代背景下,医保谈判成功对扩大本土企业知名度和影响力大有裨益。在提升社会、专家对企业和产品认可度的同时,也将极大提升企业在行业中的影响力。有业内人士指出,国谈成功的诸多益处将为后续多项工作的开展带来便利,比如在新适应症扩增的医保准入工作上,相较于其他未成功准入的同类产品显然具有先发优势。
 
    在这场医保谈判的降价幅度上,业界还需静待国家医保局公布的最终结果。有专家坦言,一个新药研发众所周知将耗费超过10年时间和10亿美元的成本,但同时也伴随着极高的研发失败风险。“从药企本身来看,创新药物在短期内进行主动降价是一个很难实现的目标。企业有合理回报才有持续创新,产品进入到国家医保惠及患者的同时,亦应该让企业享受到一些合理回报,形成良性循环,创新方能持续。”
 
    前路漫漫,抗癌药物的研发和普及之路注定了不会是一条康庄大道。当更多创新药企为中国患者带来更多更好的国产创新肿瘤药,我们相信,前路已经看见光芒。